陕西俑士超越董事长:中乙应是年轻球员的练兵场

陕西俑士超越董事长:中乙应是年轻球员的练兵场
新华社北京5月14日电(许仕豪)15日,新赛季中乙联赛就将打响。陕西俑士超越足球俱乐部董事长王超接受新华社专访,讲述自己从职业球员到投资人的经历,并对新赛季的中乙联赛做出展望。  乙级联赛应是年轻球员的练兵场  13日,陕西俑士超越举行了中乙联赛的出征仪式。谈到新赛季的目标,王超表示,球员和教练组的变动较大,一年之内冲甲不太现实,俱乐部和球员的压力也会非常大。目前的规划是从人员储备和战术磨合方面稳扎稳打,争取三年内有较大进步。  王超认为,中乙作为基层联赛,应当成为年轻球员成长的摇篮,这样才能为更高级别的中甲和中超搭建稳固的平台。根据足协的规定,陕西俑士超越正在组建U13、U14、U15三支梯队建制。王超过去在福建培养的青训球员,也有不少进入了陕西俑士超越一线队。  新赛季,中国足协希望构建中超、中甲、中乙三级联赛的“金字塔”体系。作为金字塔的底端,过往的乙级联赛,有时会被球迷调侃为中超和中甲球员的“养老院”。“欧洲足球从低级别联赛到顶级联赛,也是非常明显的金字塔结构。”王超说道,“在我看来,中乙更应该为青少年球员和高级别联赛搭建平台,你看中国的很多梯队联赛和预备队联赛,质量是完全无法和中乙相比的。”  “欧洲的很多俱乐部,会把暂时打不上比赛的球员下放到四级联赛、五级联赛去锻炼。我觉得中国的体量就像一个欧洲,申花、国安这样的大俱乐部,完全可以把部分球员下放到乙级联赛去锻炼,因为中超这种平台锻炼的机会太少了。”王超说。  从去年开始,2001年龄段国青队参加了中乙联赛,取得了不错的效果。王超认为国青队参加中乙联赛能够创造双赢的局面,“首先,这是以国家利益为重。同时,国青参加联赛对我们乙级队也是一个锻炼。国青队员大多是顶尖俱乐部梯队的优秀球员,这些球员参加中乙,对于联赛的质量和他们的水平,是一个双向的提升。”  经历多重身份 做投资人压力很大  球员出身的王超,先后效力过深圳、青岛、辽宁等多支俱乐部。2011年,王超以教练兼球员的身份帮助福建骏豪升入中甲,并在当年选择退役。退役后的王超转型为球队的管理人员,先后出任了福建骏豪的助理教练、领队和常务副总经理。  2012年,福建骏豪迁往石家庄,王超则选择留在福建深耕青训。“骏豪到了石家庄以后,老板问了我的意见,要不要跟球队一起过去。正好当时福州在筹备第一届全国青年运动会,福建省体育局找到我,想让我帮福建组建适龄的青年足球队,我就留了下来。”王超说。  彼时的福建没有职业球队,青训球员缺乏上升渠道,王超的招生遇到了瓶颈。为了给球员们谋求出路,2013年,王超咬牙组建了福建超越俱乐部,正式走上俱乐部投资人的道路。  细数转型投资人后的七年,他曾因为力不从心被迫卖出福建超越,也因为几分钟的延误没能在银川获得准入资格。机缘巧合之下,2021年,王超决定入主陕西俑士超越,征战新赛季的乙级联赛。  “我的经历可能比较多,作为球员和教练,最大的压力在于成绩;做管理层的时候,在老板和球员中间上传下达,只需要把专业的事情做好,压力并没有那么大;但做到投资人要面对的压力就太多了,要处理的事情太多太多了。”王超告诉记者。  俱乐部首要目的是生存 中乙需要更多的关注  近一年,有多支中乙球队主动或被动退出联赛。多数中乙球队关注度低,品牌价值低,生存压力大,导致投资人的热情也难以维系。王超认为,中乙联赛既要考虑长远发展,又要避免太高的门槛。“最重要的是先生存下来,门槛太高会消灭企业的热情。”  以王超的经历为例,他一手组建的福建超越,因为承受不了每年上千万的投入,在2015年卖给了江苏盐城,也就是后来的盐城大丰队,但今年盐城也退出了中乙。此前,中甲呼和浩特希望购买福建超越的U19梯队,向王超报价1000万,但只付了50万就解散了。“像我自己没有实体的支撑,压力其实是非常大的。”王超告诉记者。  事实上,新政已经在戳破过去的泡沫。王超表示:“头几年是有一些俱乐部用金元足球,用违反市场规律的东西,把中乙砸出来了,一年投入一个多亿,这是不理性的,所以说我觉得还是应当继续推动联赛的正规化和专业化。”  扩大俱乐部生存空间,提升和重塑联赛的品牌价值,还需要社会各界的帮助。王超认为,联赛、政府及企业三方应该互相协助,利用各方的协调能力,搭建好中乙的平台,这对中国足球非常重要。中国足球职业联盟成立后,对中乙的转播宣传、媒体推广和年底分红,也应当给予更多的倾斜和重视。“我呼吁大家对中乙有更多的关注。”王超说。